分享到:

麦凯恩直言中国是“恶霸” 疯狂炒作!

来源:优先级整理栏目:世界军情日期:2017年06月01日 10:00:20 编辑:小骆
导读:美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麦凯恩星期二在澳大利亚演讲时,称中国在国际社会的行为就像一个“恶霸”。麦凯恩是美联邦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2008年曾与奥巴马分别代表共和党与民主党角逐总统职位。

美国共和党资深参议员麦凯恩星期二在澳大利亚演讲时,称中国在国际社会的行为就像一个“恶霸”。麦凯恩是美联邦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2008年曾与奥巴马分别代表共和党与民主党角逐总统职位,最后输给了奥巴马。以他在美国颇有影响的身份,对中国如此恶语相加,显然过线了。

麦凯恩这样讲话让人想到,在美国有一些看中国的很恶毒的眼睛。那些人对中国近乎敌视的态度几乎不可能改变。

麦凯恩直言中国是“恶霸” 疯狂炒作!

称中国是“恶霸”的麦凯恩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

所幸的是,麦凯恩虽是美国大人物,但他像是沉在时代潮流底部的僵硬石头,他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美国值得怀疑。

麦凯恩今年81岁,上两代都是美国将军,他本人参加了越战,被俘,遭关押五年半,获释后在美国出名。他在冷战高峰的1982年成为众议员,1986年以后一直是参议员。

他是美国参院著名的强硬派,强烈反俄,认为“普京的威胁超过伊斯兰国”,对中国也几乎没有过什么好话。他是2003年错误打响的伊拉克战争的坚定支持者,直到那场战争在西方舆论中也遭到口诛笔伐后,他仍拒绝改口。

这几年麦凯恩去过乌克兰,也去过叙利亚,在一线与俄罗斯和当地亲俄政权对着干,博舆论关注。在叙利亚与他合影的一支反政府武装里,竟有一人在之后流出的视频中吃了人的心脏。

总之麦凯恩是美国冷战思维的代表性人物,他看世界只有一个冷战视角,搞战略对抗让他感到习惯和惬意。他驾驭不了如今丰富而复杂的世界,唯有将它按照老经验做简单的标记,以对应自己那一代美国精英的感受。

麦凯恩与特朗普在很多议题上话不投机,但他很支持特朗普“重建美国国防力量”的计划,特朗普大增军费引发争议,麦凯恩的表态竟是“增加的军费远远不够”。

当年麦凯恩对本党总统小布什没有产生好影响,贸然发动伊拉克战争有他的“一份贡献”。如今美国又是共和党总统,麦凯恩代表了把特朗普往错误战略方向上拽的那股力量。

作为美国政坛的“老江湖”,麦凯恩深谙借助媒体抓眼球之道。他说话冲,敢往外扔狠词,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他污指中国为“恶霸”,堪称原创。

不过鼓动美国打仗和用军力说话的人,指责中国这个近30年没有打任何战争的国家是“恶霸”,还说得理直气壮的,这很让人感到滑稽。麦凯恩谈论的南海,如今挺平静的,中国与几个声索国之间展现出和平解决争端的意愿和能力。

麦凯恩还批评中国以经贸手段作为威胁邻国的工具,而他动辄主张美国制裁他国,是在美国喊制裁最多的政客之一,他竟然有脸从这个角度找中国的不是。

麦凯恩直言中国是“恶霸” 疯狂炒作!

麦凯恩的冷战思维根深蒂固与曾其参加越战不无关系,图为在越战中被俘后获释的麦凯恩

冷战的旋律仍在华盛顿不时回荡,麦凯恩常常像是奏那支曲子的首席小提琴手,或者是唱咏叹调的。只是世界已经变了,他的听众在减少,而且很多人其实在敷衍他。以偏激立身,他的影响力注定在下降。

麦凯恩还将去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亚洲安全论坛,估计他又会在那里放炮。有他这样的活宝来,香会的组织者该不愁冷场了。

【相关阅读】美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普京对全球安全威胁更甚于伊国组织

美国共和党籍资深参议员麦凯恩称,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全球首要安全威胁,其威胁程度更甚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他也直言,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下的国际安全局势感到“紧张”。

出访澳大利亚的麦凯恩周一接受澳洲广播公司访问时指出,俄国试图干预他国选举结果,对民主体制构成危险。

他说:“我认为伊国组织可以做出可怕的事……但俄罗斯人试图通过改变美国选举结果摧毁民主基石。”

麦克恩也是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他说,他没有看到俄国成功影响美国大选的证据,但俄国尝试过,并还在试图干预美国政治。

他还说,俄国也试图左右早前的法国总统选举。

他说:“我视分割主权国家乌克兰、向波罗的海国家施压的普京以及俄罗斯人,为我们面对的最大挑战。”

美国情报当局指责俄国试图干预去年11月的总统选举,以助特朗普当选。特朗普的团队也被质疑与俄国有不当联系。

美国司法部已委任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调查俄国介入美国大选以及可能与特朗普团队勾结的指控。对新安全局势也感不安

麦凯恩直言中国是“恶霸” 疯狂炒作!

美国媒体日前还报道,特朗普就任总统前,其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曾与俄驻美大使商讨与克里姆林宫建立秘密沟通渠道的可能性。但特朗普称这是假新闻媒体编造的谎言。

麦凯恩被问及此事时说:“我不喜欢这样。在当选总统就职之前,一个还没有被任命职位的人做出这种行为,我不认为是常规程序。”

麦凯恩还说,他可以理解一些人为什么会对特朗普执政下的国际安全局势感到不安,并坦承自己也“不时感到紧张”。

他说:“我相信总统多数时候会接纳国安团队的意见。但我能告诉你他每次都会这么做吗?不能。这使我困扰吗?是的,我为此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