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深沉父爱到社会大爱 一个脑瘫儿童父亲的抉择

来源:优先级新闻网栏目:大陆要闻日期:2017年03月17日 16:46:43 编辑:小芬
导读:曾经辛苦打拼,他成为IT行业的“佼佼者”。如今,为了脑瘫儿子和更多残疾孩子,他放弃所有,从零开始创办公益助残机构——善工家园。“一群人,为实现共同理想和目标而协同工作,从而让另一群人,能有尊严且有品质地活着。”胡斌说,他会在助残公益这条道路上带着儿子一起走下去,让时间见证儿子的成长,见证更多残疾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开心的笑容。他叫胡斌,成都市武侯区善工家园助残中心创始人,2017年1月荣登“中国好人榜”。

从深沉父爱到社会大爱 一个脑瘫儿童父亲的抉择

"爱心爸爸"胡斌从深沉"父爱"到社会大爱,一个脑瘫儿童父亲的抉择。每位孩子出生前,家长无疑都是满怀期待的。然而,脑瘫、自闭症、唐氏综合征……无情的病痛侵蚀着这些幼儿,让他们不能像正常儿童一样感受到这个美好的世界。他们的痛苦也让家长们心焦、心痛不已。孩子该怎么办?家长又该怎么办?胡斌的选择,不只让自己的孩子得到专业的训练,更造福更多特殊儿童,让一个又一个家庭如重生般地看到了希望。胡斌的父爱,演变成了“大爱”,他的身份,也从一个普通的父亲变成了每位特殊儿童的“父亲”,从一个企业家变成一个公益志愿者。

从深沉父爱到社会大爱 一个脑瘫儿童父亲的抉择

1992年对于25岁的胡斌来说是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儿子多多出生的几个月后,一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词——脑瘫,让他被迫走上一条不寻常的路。“由于不懂,刚开始听说脑瘫,没觉得是多大个事。然而在跑遍大小医院后,心头真的越来越恐慌。”一次次的努力宣告失败,救命稻草被一次次的灭绝。胡斌在日记里这样写道:“茫然徘徊于这条被迫走上的道路时,每个人都在等待或者期盼一盏名字叫做‘奇迹’的灯塔出现,会有吗?没有……”

从深沉父爱到社会大爱 一个脑瘫儿童父亲的抉择

在儿子多多未出生前,胡斌是成都某IT公司的老总,每天忙碌于做项目设计、规划,各个项目招投标,“那时候完全没想到自己后半生会投身公益。”那时候的胡斌才25岁,突然有一天,7个月的儿子多多被发现是重度脑瘫,这个陌生而残酷的医学术语让胡斌被迫要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儿子可能终身无法生活自理。作为一个男人,作为孩子的父亲,胡斌已站在了绝望的悬崖边缘。那个时候,成都的各家医院、各种诊所和外地脑瘫治疗机构,一切可能的民间偏方、甚至宗教秘方,还有高压氧舱、SPR脊神经后跟切除手术等各种医疗方案……但凡一切可能的治疗方案、治疗场所甚至是偶尔道听途说的消息和传言,都曾是让他兴奋的救命稻草。与所有的脑瘫孩子家庭一样,胡斌全家不顾一切代价地付出着:曾经,多多吃过4000元一服的中药;曾经,他每天带儿子针灸,连续2年扎针20000多针;曾经,黑夜中,胡斌一人在荒山上独守在破庙里求神……然而一次次希望,换来的是一次比一次沉重的打击,胡斌崩溃了,“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很失败,看不到未来。”然而在面对多多天真的笑脸和父母充满依赖的眼神,胡斌没法选择逃避。

从深沉父爱到社会大爱 一个脑瘫儿童父亲的抉择

胡斌决定拼命挣钱,给儿子留下足够的财富。他认为,只要给儿子留下足够多的财富,找个像“福利院”一样的机构照顾他就可以了。直到2008年,多多16岁了,成都仍然没有专业服务脑瘫、智力障碍的专业机构出现。一种更巨大的恐惧向他袭来:“今天我们可以竭尽全力护理他、照料他、爱护他,但是,我们不在人世了,儿子怎么办,谁会像亲生父母一样继续照顾他?”要知道,多多连当乞丐都不可能,因为他不会走路、不会说话、不会咀嚼……

什么是多多他们真正需要的生活?面对那个曾经让自己恐慌和焦虑的难题,胡斌首先为自己的孩子和其他13个家庭作出了回答——“有尊严且有品质地活着”。